杏彩登陆_杏彩登录平台|杏彩官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
       王凤芹

        在我还没满月的时候,爸爸就因病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小小年纪的我饱尝了生活的艰辛,但却没有失去父爱。比我大十八岁的哥哥帮着母亲承担起了抚养我们兄妹四人的责任,努力为这个家撑起一片天。

        爸爸去世的那年,大哥接班当上了林业工人,并成为一名运材司机。大哥起早贪黑的工作,有时一连好几天我都看不到他,只有妈妈等哥哥回来睡觉。那时家里生活条件不好,白米面馒头妈妈只给大哥吃,可大哥总是吃窝头,而把馒头留给我们几个弟弟妹妹。看着又黑又瘦的哥哥为这个家操劳着,我盼望自己快快长大。大哥当运材司机一干就是三十年,在这三十年里,他一直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,有时刚收车,同事的车需要救援,大哥二话不说就去援助,再回来时常常天已经亮了,他就在调度室眯一会,马上又投入到工作中了。因过硬的技术、吃苦耐劳的精神,大哥多次获得先进个人、劳动模范、安全行车万里能手等荣誉,每当他把奖状和大红花带回家时,不知为什么,妈妈总是偷偷的抹眼泪……大哥还是出了名的修车师傅,其他运材车在半路上出现故障了,哥哥总是主动帮助同事修车,哪坏了,听一听动静,基本就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,手到病除。因而每次林业局买新车时,都是大哥带队接新车试性能。

        家里我最小,大哥对我有份特殊的溺爱。我最盼的就是哥哥开工资的日子,每次开资他都会给我买糖吃。那几天,我睡醒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枕头底下是不是有糖块,摸到了就会一爬起来,扒一块糖放到嘴里,眯上眼睛细细品味,然后再起床。每逢秋天,大哥还经常利用休息时间,用修车用的、沾满油渍的小盆给我采来蓝莓、稠李子、旱葡萄等野果,这时我会迫不及待的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。

        大哥是家里最听话的孩子,妈妈无论说什么,从来不犟嘴,妈妈也很少说他。但因为他的婚事,可把妈妈气坏了。从大哥二十岁起,就陆续有媒婆给他介绍对象,可大哥总是婉言拒绝,挑着挑那,妈妈托亲朋好友帮着介绍的对象,他也找理由不见,因为这事,哥哥没少挨妈妈的骂。就这样,哥哥30岁才结婚。结婚后,妈妈、姐姐和我每月只有8元钱的遗属费,只能勉强生活,哥哥和嫂子商量又拿出一人的工资,供我和姐姐上学,直至我姐俩毕业。

        记得一年的春节前夕,三个哥哥在院子里劈柈子、清理院子,我和姐姐跟着妈妈在屋里收拾屋子,邻居家的小伙伴们穿着新服来找我和姐姐玩,我看到别人过年都有爸爸妈妈给买的新服,就躲在一边委屈的哭了。大哥看到了,第一次和妈妈要钱,非要买花布料给我和姐姐做新服,那年我七岁,第一次过年穿上了新服。

        如今,我有了自己的工作、家庭、孩子,哥哥也因过度操劳,六十几岁就已经满头白发,每次看到他苍老的脸庞,总忍不住涌上几分心酸。哥哥给予我们的实在太多了,我却没有为他做过什么。现在,哥哥因看孙子在异地生活,我们几年才能见上一面,也只能在内心表达我对哥哥永远的敬爱。

        亲情,是我一生的财富。而大哥,让我拥有了一生不会贫穷的财富——父爱!
 

上一篇:那段纯真的友谊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