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彩登陆_杏彩登录平台|杏彩官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
乔侨

        周末,驾车去乡下,当车行至老家小学东侧的水泥路时,一股清新可人、略微有些甘甜的清香随风飘来,顿时沁入心肺。打开车窗侧脸循香而望,有几棵小小的洋槐树在路东的一侧,一簇簇淡黄的花骨朵正蓬勃欲绽,有的却已经满挂着莹白的小花。

        “槐树开花了”,这是女儿第一次见到槐树花,她发出了惊奇的叫声。此时,我脑海里浮现出童年时和小伙伴们一起采摘槐花的情景,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句歌谣:“小槐树,槐树槐,槐树底下搭戏台……”九十年代以前,我的老家苏北泗洪乡村到处都是洋槐树。洋槐树生长得很慢,十多年才能长成碗口粗,是做家具必不可少的木料。后来,随着大意杨的出现,老家的洋槐树在一年之内被砍伐的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都是大杨柳树。

        儿时的老家屋前屋后,沟渠河堤上长满了槐花树,一至五月份,满树的槐花竞相开放,一串一串的挂着白色的小花,那是暮春时节农村最美丽的一道风景。

        槐花对于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来说并不陌生。小时候家境不好,于是槐花就成为正餐之外少有的美味副食。记得小时候,放学后,几个小伙伴们约在一起,各自拿着采摘槐花的专用工具,来到屋后面的河堤上采摘槐花。一会儿的功夫,地下就是一片花枝。有的小朋友会把那一串串洁白的槐花挂在耳朵上当作耳坠,有的小朋友直接把槐花放在嘴里咀嚼起来,槐花甜甜的,有股甘蔗的味道。小伙伴们把新采摘串串槐花放在篮子里,回家后,母亲会变着花样做槐花饭,槐花糕或窝窝头……味道鲜美,吃起来香甜可口。

        在我的记忆里,槐花蒸饭最为好吃了,当然,也可以把槐花、玉米面和到一块加点咸盐做蒸糕。出锅后的蒸糕,热气腾腾的槐花香味直往鼻子里钻,而槐花糕也会不知不觉地往肚子里爬。要是有白面来蒸,那味道会更好,可惜,那时候的家庭条件,还不允许这样奢侈。

        槐花飘香的季节,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,把房前屋后的槐花采摘下来,把吃不完的槐花蒸晒起来,待花期过后还能吃上晒干的槐花。干槐花用开水浸泡一下,打上鸡蛋,热油爆炒,黄黄的鸡蛋拌着槐花吃起来有着别番滋味。

        每年在槐花快要绽放时,远方的放蜂人早早就会齐聚林中,一箱箱蜂箱整齐的摆放在槐树林中,成千上万的蜜蜂飞舞起来像一股旋风冲进树林。那些顽皮的孩子偶尔会招惹那些正忙着采蜜的蜜蜂,也没少被蜜蜂蛰伤。放蜂的人在这个季节总是喜出望外,看见有人来时,眼睛笑得迷成一条缝隙,老远就在和买蜂蜜的人们打着招呼。槐花蜜能润肠通便、润肺止咳、解毒、医疮、止痛,还能益气养颜。

        由于洋槐树生长很慢,人们早已不再种植此树,现在能看到的洋槐树极少,大多都不是人为栽成,都是路边或渠梗自己生长出来的。

        很多年没有看见槐树花,面对槐花,就好像看见久违的朋友,无法掩饰内心的惊奇与喜悦,很想迎上去给细小的洋槐树一个深情的拥抱,把自己儿时的回忆跟槐花做一次最完美的倾诉。

        下车后,我牵着女儿的手,小心翼翼地来到洋槐树前,女儿早已忍不住摘了一串槐花,放在鼻子下嗅了半天。我也摘了一串,把鲜嫩槐花放在嘴里细细咀嚼,但此时的槐花非儿时的槐花了,儿时槐花的味道,我只能将它永远珍藏在记忆深处。

        槐花,纯洁淡雅、芬芳沁脾,散发着游子们的缕缕思乡之情。
 

上一篇:和奶奶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

下一篇:返回列表